夏明凱
  他痴迷於醫生這個職業:40多歲自學英語專註學術,培養大批山區醫生
  他痴迷於解除病人痛楚:從不開貴藥,患病在身仍為病人加號
  從醫50多年來,他從未接受患者的紅包和宴請。他治愈的一位美國患者為了感謝他,特地從美國寄來一本他喜歡的英文原版醫學工具書,就這十多美元的書款他也一分不少地寄還給了那位美國朋友。給病人開的藥物要有效、無副作用、經濟實惠,是他的三條用藥原則。
  日前,廣東省衛計委組織廣州日報等12家媒體,集中採訪清遠市“醫痴”夏明凱幾十載如一日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先進事跡。
  文/圖 記者曹菁通訊員清宣
  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
  痴於醫術
  42歲仍自學英語臨終前還手捧醫書
  作為清遠市人民醫院心血管內科老專家,夏明凱一生痴迷於醫生這個職業,痴迷於解除千千萬萬病人的痛楚。他身邊的人都說,夏明凱是一個“醫痴”。
  如今翻閱夏老的一張張照片,大部分是在醫院的工作照,有帶著剛畢業的大學生實習的,有在病房瞭解患者病情的,有輔導醫生護士上醫用英語課的……
  醫院的工作檔案告訴我們:42歲,夏老自學英語,成為醫院首位用英語教學和查房的醫生;56歲,他南下清遠,出任清遠市人民醫院大內科主任,帶出一支醫技精湛的醫生隊伍;68歲,他榮獲“廣東省白求恩式先進工作者”稱號,成為全省醫療戰線的楷模;72歲,他被確診患有淋巴瘤,此後帶病坐診4年多,累計接診近5萬人次……
  1937年,夏明凱出生在江蘇一個書香世家。父親曾留學日本東京帝國大學生物系。10歲那年,夏明凱因敗血症高燒昏迷,幸好在藥房工作的大哥拿到了當時還很稀罕的青黴素,他才康復。“我幼小的心靈產生了對醫對藥的感激與嚮往。”在自述《醫路漫漫50年》一文中,夏明凱道出了自己與醫學的緣分。成年後,夏明凱如願考入上海醫學院,畢業後分配到湖南衡陽醫學院附屬醫院工作。
  1993年,專長心內科的夏明凱應邀來到清遠,擔任市人民醫院大內科主任,2003年退休後又返聘。直到2008年初他被確診罹患淋巴瘤,必須住院化療,夏明凱才無奈地放下工作。但病情稍有好轉後,夏老又忘我地投入到工作中去。
  在夏老的書房裡,兩個大書櫃排得滿滿的全是各類中外醫學專著,很多書都是捲了邊的,不知伴隨著主人度過了多少個春夏秋冬。夏老的妻子徐純華說,一本上世紀80年代買的《Heart Disease》是夏明凱最喜歡的英文醫書,花了當時夫妻倆半年的工資。而在夏老臨終時,手上捧的還是一本厚厚的《實用內科學》。
  他的同事說:“夏教授給病人開的藥是最便宜的,他總教導我們藥不在貴,有用就好。”
  他的病人說:“夏老這樣宅心仁厚的醫生我是一輩子難以忘懷。他總是想著怎樣幫病人省錢,只開最省錢、最實用的藥,從不給患者增加負擔。”
  他自己說:(他身患重病,同事提出“限號”)“不行!很多病人都是從山區趕過來的。至少得看45個!”
  “我一天不看病人,全身都不舒服。”
  他的領導說:“夏教授對整個清遠地區的醫療發展都有大貢獻。”
  痴於醫人
  不開貴藥只開實用藥堅持為山區病人加號
  從醫52年來,為病人著想、用醫者仁心呵護患者的事例已成為夏明凱漫長從醫生涯中的常態,也是至今在清遠市人民醫院廣為傳頌的佳話。
  對於那些來自山區的貧困患者,提出用便宜的藥物及醫療方法之類的要求夏老都儘量滿足。“給病人開的藥物要有效、無副作用、經濟實惠,夏教授一直用這三條用藥原則教導我們。”清遠市人民醫院中心門診部護士長徐海燕回憶說:“夏教授給病人開的藥是最便宜的,最便宜的僅幾分錢,他總教導我們藥不在貴,有用就好。”一位經夏明凱救治康復的美國朋友為了感謝他,特地從美國寄來一本他喜歡的英文原版醫學工具書,就這十多美元的書款他也一分不少地寄還給了那位美國朋友。
  “夏老這樣宅心仁厚的醫生我是一輩子難以忘懷,現在很多醫生把病人當創收對象,夏醫生卻總是想著怎樣幫病人省錢,只開最省錢、最實用的藥,從不給患者增加負擔。”年近八旬的清遠退休教師朱芥泉感慨地說,十多年前他身患甲亢,原以為要住院治療,但夏醫生在接診後,安慰他不必花錢使用昂貴的藥物,而是開列了一些廉價有效的處方進行治療,並囑咐朱老師平時多運動,註意勞逸結合。結果,患者的病情逐漸好轉。
  “用52年積累的臨床知識和經驗,繼續為病人服務。”今年年初,在醫院頒發的返聘證書上,夏明凱寫下這樣的承諾。
  今年3月13日,夏明凱因心肌衰竭住院治療。此前4年裡,從周一到周六,每天上午他都堅持坐診。“醫院老專家一般一上午放號25個,但病人找到夏老加號,他從不拒絕。有時竟一口氣加到50個,下午一點多才下班。”心內科門診部護士長徐海燕說,醫護人員不得不提出門診“限號”,但夏老硬是據理力爭:“不行!很多病人都是從山區趕過來的。至少得看45個!”“談判”的結果是各退一步——限號40個,可直到離世,夏明凱都沒有遵守這條約定。
  “我一天不看病人,全身都不舒服。”70多歲的倔老頭毫不退讓。直到有一天,夏老終於妥協了:“我有點累,想休息一下。”3月21日11時許,77歲的老教授夏明凱在睡夢中安詳離世。
  痴於育人
  一生專註學術為山區培養人才
  20多年前,清遠建市不久,清遠市人民醫院既缺設備又缺人才。當時有些醫護人員不會用心臟起搏器,夏明凱就手把手地教;有些人不會看心電圖,他就自己編教材……
  在夏明凱的主持下,大內科從1993年4個病區發展到神經內科、心血管內科、呼吸內科、內分泌科、腎內科、血液科等11個病區,去年門診量接近28萬人次;這些病區的“一把手”,超過一半出自他門下,由他挑選並輸送到省里進修。
  同時,為了帶動更多醫護人員學好英語,夏明凱在擔任大內科主任期間,每天上午例行查房都會不時用英語提問,並要求醫生和實習生用英文撰寫病歷。後來他索性利用早上交班後的15分鐘給醫護人員上英語課,學專業詞彙。
  “夏教授對整個清遠地區的醫療發展都有大貢獻。”院長周海波說,當地首個醫學專科分會——清遠市醫學會內科分會正是由夏老牽頭籌辦。在擔任主任委員的8年裡,夏老組織多場學術研討活動,培訓了大批來自周邊山區的醫生。
  夏明凱一生淡泊名利,對病人一視同仁,從醫50多年來,他從未接受患者紅包和宴請。他的事跡,在清遠引起了強烈反響。清遠市衛計系統於今年4月在清遠市人民醫院開展夏明凱教授事跡宣講活動。倡議書號召說,夏明凱就是我們當中普普通通的一員,他之所以成為不平凡的榜樣,是因為他用一生來踐行敬業友善的核心價值。  (原標題:“醫痴”夏明凱)
創作者介紹

餅乾

ua70uaqzv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